【令人绝望的爱啊...】

一发完结,写手挑战的产物。
甜,真甜。甜哭我了。【别骗人了】
有点OOC...
人偶师萨X人偶杰
四十米长刀接住吧。
—————————————————————
《我爱你》
阴天,没有一丝阳光照射到灰蒙蒙的大地上,旁边的只有枯花野草,孤独,是这里唯一的写照。
在这中间,有一个残破不堪的木屋。
此处,是人们口中所流传的邪恶之地,即绝对不能进入的地方。
据人们传言之语来讲,这里住着一位人偶师。
他会剥下来者的皮制成人偶,用这个人偶来陪伴他度过那孤独空虚,而又无趣的下半生。
他的手艺也非常精巧,能将木偶制成胜似活生生的人,但是终究他们只是物品。就算是人形,他们也没有主观的想法,只是类似僵尸的存在。

“麻雀。”一个声音从木屋上方传来,站在上面一层楼边缘的男人向楼下微微地笑着,那抹笑,比起柔情来讲更多的是危险,感觉像带刺的红蔷薇一般,在黑夜中悠然绽放,人们只看到了他的美丽,却没有注意她所布下的陷阱。
“快上来吧。”
“嗯。”
一个身影从黑暗中探出。
刚刚才适应这样的身体,他活动活动四肢,又呆呆地将拳头握紧在自己胸前。
看着这样可爱的他,萨拉查不禁上前捏了捏他的脸。
身前的人与自己的爱人杰克.斯派洛十八岁时的面容一模一样,连体型都一样娇小,唯一缺少的,就是他那潇洒不羁的性格了。
自己的人偶只能做成这样了...真是遗憾。
闭上眼睛,似乎他在自己面前。
最后一个海盗,黑珍珠号的船长。
杰克.斯派洛。
冰冷的扳机叩响,摁在他的太阳穴旁时。他已经无法活动,只能用他那入夜般的眼睛镇定地望着自己。用手捂着胃部的伤口。颤动地将两唇勉强张开,挤出微弱的几句话。
“阿曼多.萨拉查。你真是该死的海上屠夫”
萨拉查没有回应,因为他不知如何回答他的话,也不想马上扣下扳机。
“你舍不得杀我,但你必须要这么做,不对吗?”
“算了,反正我也是最后一个海盗了。一定会被人们记住的吧...”
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这是唯一一次,这个狡猾的海盗没有逃跑。
而冰冷的枪已上膛,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手指慢慢扣下扳机,等待着回应。
“要是这么说的话...”
萨拉查不该问这句话的,他并不知道这会成为杰克给他的最后的陷阱,让他生不如死的陷阱。
“我爱你......”
—————————————————————
《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让我们分开
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
我曾经说过,要杀光所有的海盗,一个不留,没有仁慈,没有情面。
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直到,我遇见那只麻雀。
杰克.斯派洛,一个恶劣的海盗。黑珍珠的船长。
他毁了我。让我明白何谓生不如死,又让我起死回生。在这个闹剧的结局时,我竟然发现自己倾慕于那个家伙,这可真是个上帝给我开的大玩笑啊....
一个海军竟然爱上了海盗?
笑话。
当扳机抵上他的头时,虽然我离实现理想只差一步之遥,但是我却犹豫了。
看着他这样镇定地躺在玛丽的甲板无法动弹时,我竟希望他能够逃走,能让我再享受一下追逐他所带来的乐趣...
但最后,他没有逃走。不出所料,被我给杀掉了。
亲手杀掉了,最后一个海盗...

最后一句话是真是假?
不过那也无所谓了,不是吗?
无论是真是假,这句话都会伴随我一生,使我身不如死。


杰克,小麻雀,也就是17岁的杰克人偶。
自从自己被制造出来,便一直在默默注视自己的DAD,自己的制造者。
关于自己吗?
他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唯一能够知道的,是自己的外表是DAD生前一直都在默默关注爱着的人的容貌。
但结局显而易见。
谁都没有因此而得到幸福。
为什么?
小麻雀偏了偏头,表示很疑惑。
这时,他想起了DAD说过的话。
“绝对不要上楼,这里是我的禁区。”
或许这一切与楼上的秘密有关,无论是他们的悲恋,还是自己的由来。
这样的想法从自己脑中冒出来,而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得想去一探究竟了。
好奇害死猫。
夜晚再一次降临,风穿过草地,发出沙沙声,很有恐怖片的感觉。深深的走廊像没有尽头似的,要将人吞没。凭着一点点微弱的月光才能勉强看清路。
走廊尽头,才是萨拉查的禁地。
每一步,小麻雀都走得很小心,尽量不去发出声音,害怕Dad会发现他。
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他也不敢想。
配着风声,他感觉自己好像勇闯鬼宅的勇士,走了几分钟后,他好像看到一丝丝微小的光,从门缝里透出来。
那一丝丝的光摇摆不定,好像是蜡烛点燃而发出的光。
他轻轻的走过去,尽量不去碰到门,因为那扇门已经残破许久,已经腐朽了,门上有很明显的铜锈。要是轻轻碰一下,怕是要发出很大的声响。
届时自己就完蛋了。
那门缝正好是一只眼睛能够看到的宽度。
萨拉查正披着头发,身穿绿色的长跑,无望的盯着墙壁,似乎在念叨着什么。像是在忏悔着什么。
而那墙壁上好像有很多跟自己一样的红布。。。小麻雀稍微移了一点点视线,为了看清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没有生气的,低下来的人偶。被蜘蛛丝似的网缠住,无数,无数跟自己一样的人偶。被各自用奇怪的姿势丢弃在墙上,其中的一个,正用绝望地眼神看着他。
背后一阵凉意,难道自己也会被这样对待吗?小麻雀有些慌了神,不经意的往前倒了一点点。
等到他回过神时,那扇门已经打开了。
而萨拉查正死死地盯着自己,那眼神没有往常的温情,仿佛也跟人偶一样,如看物品一样看着自己。
而自己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不是说过吗,这里不能进来。'
'我。。。'
'你是不是好奇你到底是谁?'萨拉查站了起来,朝自己走来,蜡烛那摇摆的光芒照在他没有血色的脸上。他轻抚着自己的脸,他的眼神变了。
变的温情多了,好像是在看着从前的老情人一样。但其中,也多了一丝留恋与不舍。
'这个时候,我才刚刚遇见他。杰克斯派洛,哪个混蛋的海盗,他害得我落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那个时候,我坐在死亡三角区。每天度过着无聊的日子,爆炸带走了大半个脑子,我无法思考,一切的一切,只有杰克和复仇。除此以外,再无其他。'他看着墙壁那一个个人偶。
'之后,过了很久。我找到了他,逼他解除了诅咒。终于又回到了那个西班牙海军的自己,而不是海上亡灵。又变成了海上屠夫,不留一丝情面,残忍地屠杀海盗。'萨拉查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骄傲,'我曾说过要杀了所有海盗,终于,我做到了。'
'可是,上帝可能是看到了我的残暴。'低下了头,'最后一个海盗,正是你,杰克斯派洛。'
'但是,我却爱上了他。'
'我无法忘记,他当时的表情,还是一往的冷静,浑身血迹。朝我笑了笑,却没有以往的放荡不羁。慢慢的悲情。'
小麻雀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之间会是这样悲惨,虽是悲恋,也没有想过是如此这般。
'他在临死之前,向我开了这辈子最后,也是最残忍的玩笑。'
'那个玩笑是?'
'我爱你。'


他好像理解了,这个男人的疯狂,与最后的忏悔。
他在最后一秒,也没有回应他,看着他这样死去,最终也没有回应他,说出自己的心意。
在杰克死后,他没有再去当贵族,而是选择了一处幽静的地方,慢慢的度过余生。
这爱令人绝望,令人心碎,萨拉查想要逃出来,但是这爱也犹如蜘蛛网一般,紧紧缠着他,越挣扎却勒得越紧,使人窒息。

'Dad。。'
'嗯,听完了吗?'
'嗯。'小麻雀笑了笑。
萨拉查走到他的身后。


一声断裂声与惊叫同时发出。


END
------------------
这篇拖了很久。。。真是抱歉。我发现我还是适合写一发完的东西,不知道各位被扎得开心吗?。。。求评论和心心!
还是谢谢你们一如既往的支持,我爱你们。



评论(1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