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双黑|芥敦】地狱的守门人

一副感动的表情眼含热泪(๑˙ー˙๑)

蘋果煠:

*给 @哥谭市漂流的清千 阿清的生贺,希望你可以以后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我不行了要睡了


*设定走这


*双黑有,谷崎兄妹超微量x其他看到了一律当做友情亲情


————————————————————————


今天地狱来了个新游灵。


这一下成为了阴间的热门话题,罪人们是尤其感兴趣的。游灵即是那些自愿放弃天堂,选择了地狱的灵魂,大多是为了堕入地狱的重要之人,但是在他们进入地狱后,就会失去一切记忆,只能带来一件满载回忆的物品——虽然随着记忆消去,那些物品也会一文不值就是了。


这样的愚者,每到来一个,都会让罪人嘲笑好一阵子,再然后,他们就开始赌那个蠢货会在多久以后转世。毕竟游灵的生活比罪人还要乏味:在地狱的街道上开自己的店铺,唯一能打交道的是那些守门人,他们就是这样消磨没有尽头的时光。


而这个“新来的”就是如此。


白发游灵披着稍显不合身的黑风衣,百无聊赖地理着架子上的玩偶。


虽说依稀记得是因为恋人而来到地狱的,但是那个人的姓名、样貌却已连个模糊的记忆都没有剩下,就连喜欢上这种人的自己,也开始变得不可理喻起来。


开门的风铃声打断了这胡思乱想,他转头,看见一男一女两位看守,初来乍到的小游灵觉得自己应该是会怕他们的,毕竟守门人也是赎罪之人,但他却感到莫名的心安,这使他自己都有几分讶异。


“尾……”游灵看着那位女看守,自然而然地挤出一个音节,而接下来要说什么,却也一点都想不起来了,但这已足以让那两位看守有了细微的表情变化。


“尾崎红叶,是吗?”穿着和服的女性接话道,游灵感到惊喜,他是想起来了这个名字没错,不过……


“尾崎小姐,我们生前,认识吗?”


对,就是如此,哪怕回忆起了名字,也只能带来这样的,细微而又无用的惊喜罢了。


尾崎转头看看架子上的兔子玩偶,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回答那个疑问:“谁知道呢……”


“中岛敦,”有着枫糖浆色发丝的男看守突然说道,“你的名字。”


被唤作中岛的游灵感到惊讶,想再问出些什么,但这看守却再也不回答了,他兀自拉起了中岛身上的黑风衣的袖口,用一句去找一个叫芥川龙之介的人打发了中岛之前接连而来的问题,而他说这话时,眼神依然没有从那黑色衣料上移开。


中岛没有再敢搭话,他看着这看守冰蓝色的眼瞳,又想起尾崎那句“谁知道”,觉得自己被隔离于一个不属于他的世界,那个世界的人是活过的人,是眼神中满是世故、悲伤、怀念而又有着生气的人。


忽地传来尾崎的声音,回去了,中也,这时那看守才转过身去,又好似恍然大悟地转回身来,补一句:


“中原中也,我的名字。”


风铃声再次响起,中岛看着两人朝着第四大门走去的背影,没来由地喃喃自语。


想吃无花果了。


 


“我已经按你说地告诉那小子了。”中原的声音在中间世界回荡,黑皮鞋鞋跟与地面撞击的声音很是明显,他向一个档案室走去,狠狠地敲了一下里面假装没听到的青年的头。


“疼疼疼……中也活几辈子大概都是这么暴力吧。”太宰揉着头顶的乱毛倒吸了一口凉气,换来中也一个眼刀。


太宰的眼神很快又恢复了认真,不咸不淡地问:“芥川的大门怎么样?”


中原在他面前可以说是毫无耐心了,一个白眼又甩了过去,答,老样子。换来一声包含无奈的叹气。


“芥川也是,活几辈子大概都改不了了。”


“不劳二位费心。”门口传来低沉的男声,芥川抱肩倚在档案室的门口,他的白色衬衣上是殷红的血迹。


中原眼神中带着和方才太宰一样的无奈,想着或许有些事就是刻在灵魂里的,就好像中岛货架上的玩偶、他头上的黑礼帽,太宰全身的绷带。而芥川满身的血迹也是从他们生前就铭刻在骨子里的生存法则,不带仁慈的法则。


“神明不会在意这些,他只会在意罪人转生的速度更快了些。”芥川用无机质的声音说着,那其中是见惯流血哀嚎的漠然,“所以呢?太宰先生,你是为什么同意他来地狱的?好人上天堂,天经地义,你大可以装作没有听见那个家伙的请求。”


太宰的眼里仍然毫无波动,只是以问话堵了回去:“你难道不相信他会来吗?”


芥川没有回答,按理说,他在这里所做的已足以转世,但他仍在做着他的守门人,这一切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


太宰随手把一本资料册扔了过去,芥川愣了愣,看看背后,又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伸手接住了。


他翻开书签夹着的那一页,漆黑的瞳孔骤然收缩。


“现在你应该也明白,我已经走了后门了——”


牛皮纸上面用黑色墨水写得清清楚楚,中岛敦,死因……


“自杀者不得上天堂啊。”


使用手枪击中太阳穴而死,判定自杀。


 


第三大门的所有人在这一天都规规矩矩,大气也不敢出。


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芥川心情不好。


怎么看出来的?罗生门前的一滩滩血污就是证据,罪人会疼痛而不会死亡,没有谁想被洞穿全身。


但是如果我们从芥川的角度剖析整个事件,会发现,他心情不好,好像也是……常理?


这样吧,我们打个码。


A和B是一对恋人,两人并肩作战,A为保护B而死。


看,多么感人且没毛病的爱情故事。


但是B自杀了。


相信聪明的各位连码也不需要解都明白了事情的全貌,你可能觉得“殉情结局多好啊”,但是放在芥川身上,只会让他觉得白费了自己一条命救了个自杀的人。


今天的第三大门,就这样由紧张尴尬的气氛环绕。


 


故事的另一个主角B君,中岛,并不知道A君有多想给他一记罗生门,甚至还在欢乐地哼着歌,四处寻找那个叫做芥川龙之介的A君。哦,开心是因为他觉得中原先生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告诉了他名字,还给了他目标。


中岛先是跑去第五大门,但是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他又跑去问第六大门的游灵,才得知第五大门的守门人转世了。中原先生也会有这么一天吗?他想,因为中原先生是个很好的人,所以下辈子应该是会去天堂的灵魂。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又问少女游灵知不知道芥川龙之介,没有名字的,女学生模样的游灵只觉得奇怪,哪有人在地狱还记得自己的名字的。


对了,游灵突然说,第七大门的看守据说有名字,你去看看吧,不过我没有见过他,不太清楚呢。


谢谢,中岛浅浅的鞠了一躬,又问:“你不去看看吗?你应该也是为了和谁相遇才来地狱的吧。”


游灵苦笑着拢了拢黑色长发:“我已经不记得那个人是谁了,只有衣服上的这个标志是从人间带来的。大概那个人,已经转世了吧。”她说着指了指胸前的“卍”,又说,去吧,一推中岛,同他挥别。


第七大门的守门人是个和气的人,他说他叫谷崎润一郎,一听中岛说要找芥川,着实吓了一跳,芥川其人,留给其他看守的印象,即是罗生门下的惨状。


中岛觉得疑惑,问芥川很可怕吗。


是啊,可怕得不得了,谷崎心中腹诽。


但他也是会察言观色的,说没什么,只是他和其他守门人没什么交集罢了,平时不会有什么人找他。就用这样一个有些拙劣的理由搪塞了过去。


“芥川在第三大门,你去了自然就可以找到他了。”


 


中岛带着慌忙与激动冲向第三大门,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以前也这么奔跑过,那个时候是在哪来着?好像是疮痍满布的街道上吧,他跑得精疲力尽,然后喊了谁的名字。


“太宰先生!”中岛突然喊出了声,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太宰是谁?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吗?


不过和其他标准剧情不一样,他还是在跑到第四大门前时累得瘫倒在了地上,由于体力不支,连喘气也困难起来。


此时的中原踏着规律的脚步声走来,他用好奇的语气问这是怎么一回事,中岛虽然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但这丝毫不影响他语气中的兴奋,他说,我知道芥川在哪了!


而亲眼目睹了芥川在资料前表情的中原脸上的神色一时间有些复杂,他扶着头上的帽子,拍拍中岛的肩。


“祝君好运。”


 


中岛站在第三大门前,愣愣地看着一地的血污。


他是感到恐惧的,应该是感到恐惧的,但是这场景中只有熟悉感,像是被疏远已久的熟悉感。


那扇罗生门从前的猎物应该是他,以前被洞穿了全身流下一地暗红的是他,他在剧痛下和攻击的主人吵过架,也曾和那个人拥抱,做和一般情侣一样的事,虽然那些人不会如此熟悉流血就是了。


他想起来了。


那个叫芥川的人,是自己的恋人,生前犯了罪的恋人。


但是他大概是个傻的,就这么喜欢上了这个罪人,还因为他来到了地狱。


所谓坠入爱河的人都是笨蛋,此话不假。


 


中岛推开大门,和烦躁地踱步着的芥川四目相对。


芥川让罗生门刺了上来,不过中岛向生前无数次做过的那样,躲了过去。


他穿着对方生前几乎不离身的黑衣,一下扑了上去。


“芥川,”中岛像生前无数次所做过的那样唤恋人的名字,那一刻他想到尾崎看玩偶的落寞,少女游灵的苦笑,他忽然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幸运得过了头的那种,因为他还可以像这样再一次说出熟悉的话语。


“我好想你。”


芥川不见波澜的眼神忽然有了几分柔和,他把手覆在中岛的白发上,嘴角微微勾起了几分。


“我也是。”


 


很久很久以前,在地狱里——


嗯?你说什么游灵?有的只是那些守门人,地狱的守门人。


地狱的守门人,十二位,都守着自己的大门,没有转世。



评论(1)
热度(52)
  1. 哥谭市漂流的清千蘋果煠 转载了此文字
    一副感动的表情眼含热泪(๑˙ー˙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