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魁。

*跟这死人@猴子w 点文。
*脑洞来自于吉原哀歌【来吃安利吗!?】
*花魁中也X吟游诗人宰宰
*OOC可能
*为什么中也是花魁我也不知【打死】
————————————
你可知道这朵花的颜色吗。

江户的街道仍旧深邃,四周一如既往的幽静。
唯有低吟在此飘荡。
中原中也坐在镜子前,幽幽地叹了口气。手拿起唇彩。身旁的白发少年轻轻道:“中也前辈。又有客人了...”
中也转头看着他:“知道了,敦。去吧。”
名为敦的孩子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简直犹如鸟笼一样的生活。
但是,也无地可去了呢......
说着边褪去身上的和服。
———
中原中也是此地的花魁。每日都有无数人慕名而来,重复做着一件无聊的事情,并且周而复始。
真是个让人想要自杀的理由呢,不是吗?
花魁趴在小溪前的木板上,手放入水中。呆呆地望着远方,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那个混蛋...什么时候才能带我出这个鸟笼呢..
明明说好,会回来把我买回去的。
把手伸出小溪,把水洒向周围。望着四周已是习以为常的风景,明明是那样厌恶这里,却认为这里算是唯一的慰籍了吧...
这清澈的蓝天,跟4年前那一天一样呢。
——————
“中也!你个小~矮~人~”粽黑发的少年站在中也家门口就是一吼,当然这一吼非常有用的把中也给吼了出来。
“干什么啊!?”中也一脸气愤地说道,“信不信我现在就在我们家门前把你给做了。”
“诶中也好凶啊~”
“讨厌的家伙。”
“中也讨厌我吗??”
“闭嘴啊!!”
太宰点了点头表示好吧,于是上前拉中也的衣服。“带你去个好地方—”
两人一路小跑,跑到一个类似荒郊野岭的地方。
“你带我来这个地方干什么。”
“别急吗中也~跟我来。”太宰把中也拉上一个很高的山上。
从这里望下去,是很美的风景。
好像站在了世界的顶端,可以俯视世界。
中也从小都住在类似监狱一样的家中,虽是千金少爷。家财万贯,有很多仆人于此。但没有一个人能懂得他的忧伤。
除了眼前这个家伙.....
“中也,我写了新诗哦!”
“你这家伙。能做点正事吗,整天就知道作诗吟唱!”
“这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正事哦。”
中也不语。
继续望向远方,好像有一缕烟从远处飘来。黑浓浓的,有些呛人。
等等,这..这个方向...
不是自己家吗!?
“太宰!!!”
—————
两人直冲回去,可已经来不及了。
只能看见原本浩大的家,只留下无数的灰烬。与这里的主人,仆人,一起毁掉了。
甚至包括所有的财产,全部,毁掉了。
火因原因不明,听有关人士讲好像是因为有什么地方点燃了。
中也呆住了,为什么?
虽然总算不用戴在这个烦人的地方了,但我该去哪?
身为中原家的少爷,是不是应该鼓阵重做?
喂,这可是个无聊无趣的地方。
转向太宰,太宰是一副只有微微震惊的表情。他望着中也,有一丝丝的欣喜,更多的是担忧。
“怎么办,中也。”
吟游诗人淡淡的说。
“你要考虑全面,如果重新来过。没有故人的人脉,况且。你也只是一个18岁的少年,身上没有一分钱。”
“你说怎么办。”
“我说吗...”
随后太宰沉默了一会。把我送进了这里,走之前他再三强调他一定会回来买我的。
原本清澈的天空...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污浊呢。
原本美丽的风景,也灰飞烟灭...
—————
“中也前辈..”敦找到了中也,发现中也已经睡着了。眼角似乎有些亮晶晶的。敦不想叫醒中也,就写了张纸条放在中也旁。
毕竟是难得的休假日,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
过了一个小时,中也从梦中醒来。
“啊,真是一个讨厌的梦。”
梦到以前的事情...他会回来吗。
不管了。看看敦在干什么。
诶这是什么,中也看到旁边的纸条。
“致中也前辈”
打开纸条。
“请到大厅来一下,有位先生想要买下你。”
先生...是那个家伙吗。不太可能吧...
中也盼着唯一的一丝希望走出院子,一步一步慢慢走。生怕自己面对现实。
到了这个不能踏出的大门前,中也看到的是。
一样的粽黑发,一样的身高,一样的声音....
一样的笑容。
“中也—”
中也有些恍惚,这到底是不是现实。直到被那双手抱住之后才发觉,
这是现实,那个混蛋回来了。来接他了。
两人总算相隔四年再度相聚了,太宰的年少轻狂似乎都已经散去了。并且越来越成熟了...变了很多呢...
中也望着太宰,微笑了一下。
“混蛋青花鱼在干嘛去了现在才来接我—”
说完了再次扑进了太宰怀里。
———————————————————
猴子你看我没坑!一天两更快夸我!!求评论啊QAQ。我只想说当时敦的内心怎样一直看他们秀恩爱...评论啊QAQ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