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

这是一个大概是架空的世界,顺便暗搓搓地说一句这里的小恩恩是可爱的男孩子。
金剑向
王金X教父莉
—————————————————————
“哦?教父你还真是闲啊。发生了什么事了吗,能让你这么兴奋。”
“吉尔伽美什,你怎么在这儿”金发的神父用他那蔚蓝如星辰般的眼睛望着处于皇宫上部的楼梯处的那位穿着过于华丽的家伙。
“啧,这可是本王的皇宫啊。阿尔托莉亚。”话语中有一丝恶意,与之不衬的是嘴角边可以称之为病态的笑。让亚瑟·阿尔托莉亚·潘多拉贡感到十分不自在。
毕竟,那种感觉,有点像是看着已经得到的猎物一样。阿尔托莉亚可不喜欢这个感觉。
完全不喜欢。

吉尔伽美什,可以说完完全全是一个暴君了。但是是一个很有能力的暴君。国家在他的统治下,被管理的很好。但是....
这位英雄王有个执念,就是追到神父,那个作为男人的亚瑟·阿尔托利亚·潘多拉贡的心。
犹如高岭之花,独自开放于高处不胜寒的地方,一个人高傲孤独的成长,浑身都是不可靠近的尖刺,似乎在暗示着“不要靠近我。”有着一颗雄狮之心,但其所容之地却不符,还真是为他惋惜啊。
不过惋惜的同时,同时还在为自己暗暗庆幸。
幸好所容之地不符,否则自己就没有那个机会了?
虽然不能让那个“高处不胜寒”的阿尔托利亚一次就服从于我,但到还是说,自己还是有着渺茫的机会的呢。只有经过多次调教,才肯勉强的家伙,才称得上是有趣。
英雄王越想越兴奋,甚至在自己的酒会上就开始了愉悦,血色的瞳孔有种不祥的预兆。手握红酒杯,一手撑在桌上,望着通过光的折射变的透亮的酒杯与其中的琼浆,一饮而尽。
阿尔托利亚,放下那本什么圣经,做我的妻子吧。
你,只有这个选择。

“爱,能遮掩一切罪过。”身穿白色的教父长袍的“男子”站在教堂的前端,阳光从从他后方的彩色玻璃上射下,映在神父的身上。这种光影效果让他完全不像个男人,而像一位女扮男装的王者一般。一股理性之光辉油然而生,手抱着圣经,虔诚地说。眼睛中充满着对于明天的希望。
在座位上祈祷的人们好像也忘却了自我,被神父的理性光辉所染。原本丑恶的面孔变的些许瑰丽了。抛弃贪婪的内心,与圣洁,高贵的神共进一道,获得了暂时安逸。这种想法充满着人心。
空气是寂静的,浩大的教堂只能听到神父阿尔托利亚满载理想,理性,希望的声音。这声音像一道光一般,只想人民通往“天国”。

过了几时,当每周惯例的礼拜结束之后,人们收拾了东西了东西往回走。而阿尔托利亚也准备离开去做其他要是“超生 净化 安抚人心”什么的。
看来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
去吧。
阿尔托莉亚拿着书刚准备从教堂出来,刚走到大门口。———一位橙发的少年出现了,脸上是无尽的纯良,仿佛丝毫没有受到污浊。
他看了他了他,笑了笑,“士郎。你怎么在这儿?”
“啊,Saber,我刚想来这里找人啦。”卫宫士郎摸了摸头,眼神往旁边飘了票,脸上竟然出现了些许迷样红晕。
“那还真是不巧啊...人们才刚走呢。或许你现在追应该追得上。”神父大人安慰地说,“不用急,士郎。不会走远的。”
“嗯,知道了Saber。谢谢你哦。”穿着普通的士郎就这样挥挥手便走了,身影消失于人海中,无影无踪,让Saber有些百感交集之感。
卫宫士郎,类似于朋友一样的人。应该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己真身的人了。
他不会与别人告秘的,阿尔托利亚这样想。
被发现什么,想都别想了。
大概接近于零的概率。
但就算是无限接近于零的概率,其实质也不是零。
这样的忧虑在脑中转过,不禁让阿尔托利亚感到奇怪。平常自己是绝对不会想到这种荒唐的事情的。
但换个角度来看,身边的人这么多,会不会是谁发现了?
自家所追逐的理想与从前攒来的荣耀不是又要回到“0”的虚无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自己还是畏惧着这种事情的。
可以停了。
大脑下达了终止的命令,停止了这不知何时开始的闹剧之想。随即从教堂离开了。

教堂的钟声敲响了,天空中掠过一群和平鸽,湛蓝的天空一望无际,美不胜收。
真是和平呢———
阿尔托利亚想。
—————————————————————
大家好W。不知看完这OOC炸的文是怎么想的呢?跪求评论!!
如果这个有点人气估计CP21出本子吧!



评论(7)
热度(8)